月光流砂

【K莫】和男朋友在家办事,邻居总是来敲门怎么破(一发完)

※ 断腿(……)助教系列,前文:不可抗引力

※ 黏黏糊糊无聊谈恋爱日常,只是一辆自行车

※ 私设多


七月的帝都,酷暑难耐。


马路被太阳烤得发白,郝眉从冷气嗖嗖的出租车里钻出来,立刻被迎面扑来的一股热浪熏得睁不开眼睛。庆大已经放暑假了,除了一小撮申请留校的学生,校园里只剩下些前来参观的游客,此刻烈日当头,正值一天里气温最高的时段,庆大占地面积又大得离奇,他租了辆自行车一路风驰电掣骑到中央大楼,停下来时鼻尖上已经冒出了一层汗。


这时候他的同龄人不是在家吹着空调尬游戏就是满世界放飞自我去了,于半珊报了个旅行团,朋友圈里各种风景照花式刷屏,丘永侯低调地晒了青梅竹马的女朋友,连一向自律的肖奈都在百忙之中抽出了“游手好闲”的时间,反观他和KO,尽管已经趁着柯教授赴德国参加学术研讨的当口过起了同居生活,但这一个多星期下来,两人真正呆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如在庆大时多。


大概还在为他私自报庆大的事闹脾气,郝董事长言出必行,生活费说六百就真的一直给六百,连来回机票钱都不够,他眉少没继承到半点自家老爹对经商的兴趣,倒是一股倔劲儿遗传得滴水不漏,顺势就在帝都某游戏公司找了份暑期实习工作。他刚读完大一,资历尚浅,现阶段只能在测试部打打杂,做一些繁琐的重复劳动。互联网公司996的传统贯彻得相当彻底,对新人极尽压榨,无偿加班乃是常态。而这个夏天庆大的教务系统在遭遇无数投诉无果之后终于崩溃了一回,庆大缺啥都不缺高素质劳动力,于是修复和升级的任务又理所当然落到了KO头上。


大家都有事要忙也就只能这样了,学校收工准点,往常都是KO忙完了去中关村找郝眉,公司加班时长飘忽不定,总免不了叫他等,郝眉虽然嘴上说这是丫该做的,但心里到底过意不去。这天测试部负责人破天荒让他们提早下班,他如获大赦,衣服都没换就径直打车去了庆大。


KO和学校几个计算机系的本地学生临时建了个维护小组,白天就在庆大聚头。郝眉驾轻就熟地摸到机房,推开门,里边开着空调,他短时间内经历了多次冷热交替,还没说话就率先打了个喷嚏,霎时电脑前的五个脑袋齐齐朝他转了过来,KO坐在中间目光灼灼地看着他,郝眉被这一排眼睛看得有点窘,连忙摆了摆手说:“你们继续。”


“KO,这你朋友啊?”坐在KO旁边的卷发小青年大大咧咧说:“怎么不介绍一下!”KO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耳尖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红。郝眉硬着头皮上前跟师兄师姐们打了招呼,这世上有一类人天生讨人喜欢,郝眉就是那种光站那儿就让人心生好感的人,几句话工夫气氛就松弛下来,他摘下背包从里面摸出一袋话梅糖——互联网公司都兴下午茶福利这一套,零嘴多得吃不完——眼巴巴地看着KO说:“出来太急,忘了给你们买水,只有糖了。”


“哎呀客气啥!”没等KO反应就有人接话,一袋话梅糖很快被七手八脚瓜分干净,KO毫不在意自己一块都没分到的惨况,依然探询地看着郝眉,后者冲他指了指手机,示意自己能打发时间,随即挑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了。他隔着几台显示器看了一眼郝眉露出来的半个脑袋,有种想伸手揉一把的冲动,郝眉正在埋头打手游,这时好像有感应一样,忽然抬起脸朝他看了过来,四目相交,只见他龇牙咧嘴地做了个口型:好~好~搬~砖~


在“家属”的围观下心无旁骛地工作,似乎是件很困难的事。KO向来做事专注,这会儿竟也觉得心浮气躁,总忍不住要往郝眉那边瞟。郝眉打游戏的动静并不大,他支着两条腿,坐在机房角落里的凳子上,很是自得其乐的样子。有时候他沉浸在游戏里,绷着腮,盯着屏幕的眼睛亮晶晶的。有时候KO一抬头就看到他百无聊赖地冲着自己的方向发呆。察觉到KO在看他,止不住的笑意便从那张可爱的脸上冒了出来,郝眉顽皮地摆出了一个枪击的手势,嘴里配合地发出短促的气声——“砰!”KO下意识就想摸一下胸口,那里面钻进了一颗看不见的子弹。


心照不宣的眼神交流没有持续太久,几个来回之后有同学看出了些端倪。四年同窗下来,大家对彼此均有一定的认知,他们这位学神组长虽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生人勿近,但性格沉静内敛是真的。他鲜少有这么不矜持的时候,那些举动落在众人眼里,既新奇又有趣。一群吃瓜路装聋作哑又眉来眼去地观赏了一会儿,终于有人憋不住“噗”地笑了出来,这一笑,直接导致其他人也跟着破了功。


KO莫名其妙,转头递回去一个警告的眼神,但显然没几个人吃他这套,只有阿爽勉强维持了点Geek的形象,他推了推眼镜,咳嗽了一声,才别别扭扭地说:“那个KO,你要是还有事的话、今天可、可以先走。”“就是就是,看你让你朋友等了多久啊!你好意思嘛?”阿彩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调侃道。到最后KO几乎是被四个人联合着推到了一边,他还有点犹豫的样子,张嘴想说什么,立刻被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放心吧,这里有我们呢!”


见KO一脸无语地起身,郝眉飞快地收了手机,在一片善意的笑声中抓起背包三两步蹦到他身边。一走出机房,他就扑上去抱住了KO的胳膊:“我是不是打扰你们啦?” KO替他理了理乱掉的额发,摇摇头:“没有。”


“你那些同学倒是不怕你,”郝眉抬头“啪”地往他脸上亲了一口,揶揄道:“连糖都不给你吃!”KO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拉着他走进楼梯间。到了没人的地方,两人都有变得点放肆,KO将郝眉推到墙上,低下头和他交换了一个话梅糖味道的吻,小声说:“现在吃到了。”室外的气温还是很高,很快他们的手上和背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肌肤相贴的部分黏糊糊的,郝眉被亲得头晕脑胀,背后凉的墙壁此时也蹭得发热,他抽出手往KO屁股上拍了一把:“回家回家!晚上我要吃糖醋排骨!”KO自然没什么意见,他意犹未尽地在郝眉唇嘴角边舔了一口,甜甜的话梅味儿仿佛还停留在唇齿间。


两人手牵着手出了中央大楼,假期里少了到处都能遇到熟人的尴尬,这样无所顾忌的亲近实在难得,他们甚至很无聊地在中央大楼门口为自行车谁载谁的问题纠结了一下,后来KO拗不过郝眉,一米八几的男孩子跟个小媳妇似的坐在后座上,手里还抱着郝眉的双肩包。郝眉大笑着,把车骑得歪歪扭扭地在校道上七弯八拐,KO只得空出一只手虚虚地揽着他的腰。自行车带着清脆的铃声从陌生的游客们身边穿梭而过,就像把那些隐秘的快乐一路抖洒进了夏日的阳光里。


他们打打闹闹地去超市买了菜,直到进了KO家的小区,才稍微拉开了一点和对方的距离。这一片住宅的户主大都是庆大的教职工,郝眉和KO都是这群老师教授眼前的熟面孔。往常只要走在一起,碰到的人不是认识郝眉就是认识KO,或者同时认识他们两个人,老师们总免不了出于关心小辈的慈爱心态多问两句,刚暗度陈仓的那会儿,还闹出过郝眉跑去KO家过夜忘了带换洗衣物,第二天一早穿着KO的内裤心怀鬼胎回学校,结果在电梯门口撞见肖教授,硬着头皮与其尬聊一路的窘事。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到楼下,郝眉突然有些紧张地拉住了KO的袖子,KO回头疑惑地看他一眼,他才跟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开口:“待会儿上楼我们声音小点,别让老三发现了!”他和肖奈当大学室友不到一年,对这位帝都沙尘暴的威力已经体会颇深。于半珊和丘永侯都是铁血直男,平时只关心妹子,他和KO那档子事还是肖奈第一个发现的,为此肖奈私下没少揶揄他。这会儿肖教授夫妇去了西安考古,没有长辈约束之后的肖奈彻底放飞自我,暴露了与在学校时截然不同的两幅面孔,隔三差五就来敲KO家的门,从借零钱到借抹布借拖把,事无巨细,好几次郝眉都差点和他撞个正着,场面一度十分惊险。


KO了然地点点头,拉着他拐进楼道,声控灯可能是坏了,一直没亮起来。昏暗而狭小的空间给了足够的安全感,郝眉玩心大起,上前两步就把KO挤到角落里,勾着嘴角,学电视上的登徒子那样单手撑在他面前:“小可爱,来给哥亲一个?”KO顺势搂过他的腰,反身将他按了回去。他们有好一段日子没腻歪了,一时都有些急不可耐。机房门外的浅尝辄止只是一次试练,而这一次他们感觉到了本质的差别。KO死死地把他顶在墙角,嘴唇一碰到一起便纠缠得难舍难分,郝眉圈着他的脖子,在唇舌厮磨的间隙不甘示弱地舔他的上颚,直到听见他压抑的轻喘。


也许是将暗的天色给躁动的气氛助了兴,渐渐的,他们不再满足于单纯的接吻。郝眉得寸进尺地偏过头去亲KO的耳垂,那里跟它主人如出一辙的闷骚,不一会儿就被他撩拨得红彤彤的。KO更直接,他的手伸进了郝眉的衬衫下摆,在腰线附近抚摸一圈之后,径直卡进了郝眉的腿间。郝眉被他弄得骨头都软了一半,几乎快要站不住了,但他不肯轻易认输,于是在嘴上使了点力气,往KO颈脖上又吸又舔,这家伙天生白得发亮,平时走在郝眉旁边像个移动的反光板,他一口咬下去,在那块象牙色的皮肤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


KO闷哼一声,伸手囫囵往郝眉发顶上揉了一把,随即一把拽起他快步往楼梯上走。郝眉乖乖地让他牵着,在心里吹出了无数个叫嚣的泡泡。走到家门口时,已经没有人记得不久前“要轻手轻脚”的约定,郝眉扑到KO背上,双手挂上他的肩膀,KO一边开门一边空出手去扶他,门开了,郝眉蹭着他走了两步,干脆整个人压了上去。KO连忙转身抱回去,一手在墙上摸顶灯的开关,按了一下,没亮。郝眉像个毛毛躁躁的高中男生一样推着他转进了客厅,KO被他撞得连连后退,只来得及手忙脚乱地抱着他躲开那些家具的边边角角。两人一起倒进沙发里,随后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郝眉一翻身骑到他身上,KO靠在沙发里,眼底含笑,微微仰着头看他,一副任凭处置的样子。他面部轮廓生得英气,却长了一双撩拨人心的眼睛,郝眉曾听班上的女生说那叫桃花眼,国内某个以电眼闻名的影帝就是这种类型,他心想难怪自己看着这双眼睛的时候会心跳加速,看着看着就稀里糊涂跳进了陷阱里。KO扶着他的腰,手掌在他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这分明是撸猫的姿态。郝眉得瑟地凑上去,不怎么正经地往他的唇上亲了一口:“帅哥,从了我吧?”


一辆自行车(不老歌)

一辆自行车(微博图)


KO保持着将他顶在墙上的姿势,平复了呼吸后,突然靠在他身旁低声耳语道:“其实我早就想这么干了。”


郝眉只觉得一股热血从下腹一路冲上了大脑,然而没等他回敬一个字,他就被连抱带拽地带进了卧室,之后的第二发第三发且按过不表,总之,等到两人把床单搅得一片狼藉,乱七八糟的冲动终于平息过后,都不约而同地得出了一个结论:


“老三还是赶紧谈恋爱吧!真是闲出屁了!”

“嗯。”


这一年,郝眉即将迎来大二,KO继续留校读研,距离贝微微入学的时间,还有一年零两个月。


—END—

 

私设来源:

 
       微微想了想,悄悄打开卧室的门看了看,客厅里没人,悄悄溜进去,拿起电话打长途。一会儿再溜回来,问肖奈:“你有零钱吧。”
  键盘的敲击声不变,某人一心二用,“嗯?”
  “没啥。”
  过了大约半小时,肖奈说:“有人敲门,我去看看。”
  微微脸上笑眯眯。
  又过了十几分钟,那边传来耳机被拿起的声音。
  “你叫的外卖?”
  “是呀,这家牛肉饭不错的。”微微满得意的,“你怎么去那么久?”
  “没有零钱,去问隔壁借了。”
  微微汗。
  肖奈笑了一下,“你知道我家隔壁是谁?”
  “……总不会是校长吧?”
  “我们系主任。”

评论(35)
热度(256)

也许我是个坏人,不过我只要你吻我一下就会变好呢。

© 月光流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