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流砂

【K莫】不可抗引力

※ 去年写的【。依然投喂my港 @暗港 

※ 黏黏糊糊,又黄又甜,新的一年必须以甜开头

※ PWP,办公室play,一发完


——号外号外!贵校信息工程学院那个超帅的助教哥哥有主啦!


生无可恋的周一、deadline、考试月,整个庆大都笼罩在暴风雨来临前的低气压里,急需一个泄压的出口,这则来源不明的八卦,像南美洲蝴蝶翅膀扇动的气流,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在学生群里引发了一场规模不小的骚动。


据爆料者透露,今日一早跑完操在食堂排队偶遇同一条队的当事人,后者脸似冰山却目含春意,手拎双份的豆浆小笼包,重点是,此人脖子上竟然盖!了!戳!其色红中带紫,约指甲盖大小,正印在一个衣领挡不住的显眼位置,可见圈地意识肥肠高调,进展迅猛过程和谐。


一时间捶胸顿足者有之、喜大普奔者有之,更多人则是抱着吃瓜看戏的心态,有思维严谨的追问说你咋知道那就是盖戳了,没准是蚊子干的呢?瞬间收获一波暴击:愚蠢的问题,一看就知道是打娘胎里出来如假包换的陈年单身狗。


“滚滚滚!怎么就陈年单身狗了?!”于半珊举着手机怒道,“我这是求证精神!”


“那不是更好吗?贵系本来就僧多粥少,大型肉食动物少一个是一个。”丘永侯说。


“呵呵,你们还有空八卦,不如猜猜信科老头打算怎么搞我们。”郝眉微笑脸。


两个人一愣,同时扔下手机,扑上前一左一右抱住郝眉的大腿鬼哭狼嚎:“美人儿!好美人儿!!哥哥们的前途就握在你手上了呀!!!”


在庆大,既有肖教授那样课堂宽松易混学分的好好先生,自然也有油盐不进刀枪不入以狂虐学生闻名的活阎王,其中教信息科学技术概论的柯教授更是以70%的挂科率令整个院系闻风丧胆,荣获称号“百人斩”,恐怖传说生生不息代代相传。不巧的是临近期末柯教授身体抱恙告假三周,鉴于在此之前柯教授已经用云霄飞车一样的节奏飙完了教材,而且事发突然院里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代课老师,因此这段时间的课一直由柯教授的助教代理。


助教还在上大四,也是个在校内提起来风头无两的学神级人物,话不多,课上不点名,但是说来奇怪,这门课的上座率与以往相比不降反升,甚至还有其他院系的学生(主要为女)过来蹭课,这可苦了郝眉他们班人,谁能想到这门曾经踩着上课铃进课室都不怕没座位的必修课现在得用上百米冲刺的速度占座呢?


本以为柯教授人在养病无心出题,不想没多久就收到风声,柯教授身残志坚(划掉)心系学子,久病梦中惊坐起,连夜赶制出了一套爱意满满的期末试卷。急得学生们焦头烂额恨不得跪在助教脚下——大神!求指方向!求划重点!然而这位助教平日里来去匆匆,除了上课答疑外神龙见首不见尾,加上寡言冷脸生人勿近的气场,一群人凑一块一商量,最终强行推举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班长郝眉同学前去刺探敌情。


“眉哥!咱们班也就你和助教哥哥来往最密切了!”同学甲声泪俱下,“兄弟们今儿就指望您了呀!”


郝眉大呼冤枉:“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跟他不熟啊!”


“你都叫不熟那咱们班没人熟了!”众人异口同声地讨伐。


打打闹闹间上课铃声响起,与此同时话题主角裹挟着一阵凛冽的寒风走进课室,先前吵成一堆的大学生们瞬间归位,几十双眼睛不约而同地瞟向助教的颈脖位置——那里被一条灰色的围巾裹得严严实实无从窥视,短暂的寂静过后,窃窃私语声复又响起,郝眉不禁撇了撇嘴。


这堂课依旧是自习兼答疑,那位大神虽说面上冷淡,但在专业领域毫不马虎,基本有问必答、对提问的学弟学妹们端足了十二分耐心,他搬了条凳子坐在讲台上,身边立刻围上来七八个眼睛发亮的学生,这边问完那边又有人上来排队,如此反复,眼看着时间临近下课,他也没有要透露点别的迹象,有胆大的学生见状忍不住开口:“KO师兄,期末考试有啥重点啊?”


这一问算是戳到了在场大部分人的关注点,一时间整个教室鸦雀无声。KO抬头,对这个问题不感到意外,他面不改色地环顾四周,目光最终落到了远远坐在倒数第二排的郝眉身上——后者心不在焉地戳着手机屏幕,并没有留意前面的动静。他别开眼,淡淡道:“柯教授讲过的都是重点。”


“唉——!!!”此起彼伏的哀嚎声响起,他施施然站起来,三两下就收拾好了教材和资料,踏着轻快的放学铃往外走,末了他回头,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补充道:“班长,过来。”


“眉哥快上!”郝眉正埋头刷着校园论坛,冷不丁被于半珊推了一把,抬头就对上了那双漆黑沉静的眼睛。于半珊丘永侯大钟等一干人挤在他旁边拼命使眼色作口型:“问——重——点——拿——资——料!”他赏了他们每个人一记老拳,背起书包,在身后一片饱含期待的深情目送中视死如归地挪向门口。


开车(不老歌)

开车(微博图)


—END—


被暗港菊苣虐一遭还能坚持写出黄文来我也是很拼了,希望大家可以众筹把她打一顿,我出五块钱。


我思考了一下,我和nili暗港菊苣的关系,简直是投之以刀,报之以糖,感天动地,催人泪下,呵呵情深似海狮子座人设不崩。


评论(35)
热度(400)

也许我是个坏人,不过我只要你吻我一下就会变好呢。

© 月光流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