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流砂

【K莫】心之火

※ 一个突如其来的雷文脑洞,一晚上飙完,投喂my港 @暗港 (……)

※ OOC!酸爽!狗血雷!雷到炸裂!慎入!

※ PWP,失(和谐)禁play,一发完

 

KO没想到他会在这种地方再次遇到那个人。

 

事实上在此之前他就经常看到他,因为这个人每天都会背着书包在他家附近打转,他的人下去赶了他很多次,可是他第二天还是会来。有时候站得远远的,有时候就守在铁栏门外,好像仅仅是为了看KO一眼。可能他确实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也可能都觉得他难以构成威胁,因此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两个月,也没有什么人为难他。

 

他总是穿白色、或者是蓝色的衬衫,有时候是连帽的卫衣,鞋也是年轻人里流行的板鞋,头上反扣着一顶棒球帽,眼睛大大的,笑起来还会有两个甜甜的卧蚕。KO觉得他应该还是个学生,很乖很乖、学习很好、老师很喜欢的那种。所以当他推开会所套间的门,看到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背影时,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

 

这是一家只对特定人群开放的高档会所,基本在道上混得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来光顾消费,KO也不例外,尽管他不是特别沉溺享乐的人,参与那些纵情声色的场合,更多是为了维持必要的社交,以及表现跟随大流——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会所和一些势力经常会送一些年轻漂亮的人上来,这是圈子里不成文的默契,KO一律照单全收。

 

他对性事并不很热衷,更没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办事的人大都清楚这一点,送过来的也就是些漂亮的女孩子,他有需求的时候就解决一下,更多时候则是给笔封口费打发走。

 

看到站在门口的KO,那双圆圆的眼睛就亮了起来,他像是想说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最后有些尴尬地向他绽开一个开朗得过分的笑容:“你好啊、我叫郝眉。”

 

真是一个奇怪……又莫名觉得很适合的名字,KO心想,也许是艺名。

 

郝眉有些局促地坐在床沿,头上没有喷发胶,额发软软地垂着,他还是穿着那件白色的衬衣,上面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诱人的蜜色的肌肤,却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KO知道这也是一种在风月场所经常被用到的性暗示,他没来由地觉得烦躁,便冷冷地对他说:“出去。”

 

郝眉愣了一下,站起来手足无措地看着他,过了几秒又像是没听到一样,若无其事地说:“你想要喝点酒吗?”

 

“我不玩男人。”KO无动于衷地看着他,又重复了一遍:“出去。”

 

“你都没试过、怎么知道我不好?”郝眉急道,此前短暂照面留下的乖顺印象仿佛都是错觉,那张年轻干净的脸上现在只剩下了倔强,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的脸突然红了:“我可以做得很好的。”

 

KO只觉得他这话说得很好笑,简直像个努力博取老师赞扬的乖学生,幼稚得让他无话可说。天真至此,为什么要来做这个?他关上门,木着脸,一副懒得搭理他的样子,自顾自地脱了外套,当着郝眉的面把腰间的枪拔出来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往床上一躺,冷冰冰地说:“证明一下。”

 

他的默许似乎让郝眉很开心,连其中透出的威胁意味都没有发觉,他跑到盛着冰块的酒篮前,又问:“你想要喝点酒吗?”

 

“不喝。”KO不耐烦地说。

 

丝毫没有被KO恶劣的态度影响,郝眉拿起一瓶红酒,笑着转过头:“我想喝。”说着他又打开了几瓶白兰地威士忌和香槟,把它们混着倒进一个玻璃杯里,然后毫不犹豫地灌了一大口。

 

饶是经历过很多大场面的KO,也少见这种神经病一样乱来的喝法。洋酒混喝的味道并不好,他喝得有点急,还差点被酒呛到,半透明的液体顺着嘴角滑落,有的滴到了他的白衬衫上面,KO谨慎地看着他,喉间无意识地滚动了一下。

 

天雷飞车(不老歌)

天雷飞车(微博图片)

 

—END—

 

天哪我真是放飞自我!!就tm写雷文的时候速度快也是没sei了【。】好了雷文是nili暗港菊苣强烈要求要看的,你们要打别打我,打她!

 

虽然是pwp但我也解释一下这狗血酸爽剧情吧,大概就是K莫本来就是一对,黑道少主KO哥哥在一次火拼/战争/械斗/whatever中因为保护郝眉头部遭受重击总之就是受了重伤啦失忆啦把郝眉忘了,KO身边的人都觉得KO不应该继续和郝眉在一起,忘了就忘了顺水推舟对大家都好,但是KO很早之前就下令过不许做任何伤害郝眉的事,所以郝眉天天stk KO大家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希望他自己死心。结果执着的眉哥自己想办法找人混进了会所,混进了KO的房间……好了我解释完了,你们当纯肉看就好不要计较剧情了!

 

标题意思也很简单:谁的爱不疯,不配谈爱过。果然写了一对疯了的神经病哈哈哈!

 

最后问一句:我tm浪不浪!你们服不服!!!(抄凳子)

 

 

评论(57)
热度(309)

也许我是个坏人,不过我只要你吻我一下就会变好呢。

© 月光流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