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流砂

【K莫】迷魂计(上)

刚才被屏蔽了- -重发一下。

 

—— 

 

※ 投喂my港@暗港  祝早日治好yw【。

※ 依旧(前情提要啰嗦得令人发指的)PWP,两发完。

※ OOC骨科,狗血天雷一切为了肉,雷就不要看惹!

 

 

KO回来的时候郝眉正趴在课桌上睡觉,同桌推醒了他:“郝眉你哥来了。”

 

他迷迷糊糊应了一声,前一晚通宵的后遗症还没有消退,抬起头只看到教室门口站着三个重影,眨眨眼,叠成了一个。大半年没见,KO看起来又长高了些,站在那里比来来往往经过的男孩子们都要高出一截,无数好奇的眼神在他身上打转,他都视若无睹,眼睛一如既往直直地冲着郝眉的方向。

 

郝眉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站起来不慌不忙地拖动脚步走上去,一脸还没睡醒的愣忪:“KO?你怎么来了?”

 

“你班主任给我打电话。”KO皱着眉看他,伸手理了理他乱糟糟的额发,语气里带着些许的责备。他这一身风尘仆仆,眼下有淡淡的青色,显然是没有休息就连夜赶回来,肩上挂个黑色的背包,手里却还拎着白色的保温桶。郝眉看到就笑了起来,撒娇似的抱住他的手臂:“给我带的啊?”

 

“嗯。”两人一前一后地往办公室走,KO本来就话少,此刻心事重重,整个人更是散发出一股黑云压顶的气场。郝眉跟在后面浑然不觉,胳膊大剌剌地往他肩上搭,语气轻快道:“不用这么麻烦,咱们学校有食堂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挑食。”KO言简意赅。

 

郝眉带着一脸藏也藏不住的愉色进了办公室,班主任翻着他的月考成绩单正急得上火,见他笑得没心没肺当场就想给他个爆栗,再看一旁垂手而立的KO,终于还是放软了表情。

 

这兄弟俩都是学校相当器重的种子选手,哥哥年少老成做事稳重,两年前就以市理科总分第一名、甩开第二名近三十分的成绩被庆大计算机系录取,照片至今还贴在学校的光荣榜上供后来者瞻仰。弟弟天资过人聪明伶俐也很勤奋踏实,按照以往的趋势走下去青出于蓝。是肯定的事,不想却在高三这节骨眼上出了岔子,一开始只是上课走神打瞌睡,到后来变成明目张胆地逃学旷课,成绩也直线下滑,各科老师轮流找他谈心都无济于事,直到这一次月考的成绩单下来,郝眉年级排位倒退七百名。

 

老师们对成绩好的学生总是格外宽容,加上KO在场,班主任也说不出什么严厉的话,只是大概说明了郝眉近期状态不佳的情况,而关于他逃课早恋通宵泡网吧的部分则被一笔带过,结论是希望KO作为过来人多给郝眉做做心理疏导,以免耽误复习进度。

 

出了办公室KO就把保温桶递给郝眉,距离午休结束还有一段时间,但现在去食堂也来不及了,郝眉却没有接过,“下午的课不想去了,”他冲着KO若无其事地笑:“我最近好累的,想回家睡觉。”KO沉默地看了他了半晌,他也没有改变主意的迹象,手指松松地抓在KO胳膊上,见他不说话,又催促似的摇了两下:“行不行?”

 

KO面子虽冷,但郝眉知道他最吃这套,僵持了一会儿KO就返回去替他请了假。两人回到家,冷清的两居室显然在KO回来后被粗略收拾过,此前扔了满地的矿泉水瓶和外卖盒子已经不知所踪,堆积如山的脏衣服也洗得干干净净挂在阳台上,郝眉扔下书包往沙发上一躺,翻身,趴在扶手上支着脑袋看KO忙前忙后。

 

“回屋里睡。”KO在厨房里头也不回。

 

“不要,”郝眉抓过一个抱枕,舒舒服服地把脸埋进去:“我一睡你就……”剩下的字句淹没在柔软的布料和枕芯里听不清楚,KO等了半天没有听到下文,只好接了一句:“什么?”

 

和谐部分(不老歌)

微博图片

 

郝眉是被KO叫起来的,这一觉睡得酣畅淋漓,睁眼时天色已暗,空气里飘来饭菜的香味,美好得像个时光倒流的梦。KO做的都是他喜欢的菜,糖醋排骨香辣蟹炸茄盒蛋黄焗鸡翅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他挑挑拣拣地象征性夹了几筷子,突然开玩笑似的问:“在庆大上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呀?”

 

他们有很长时间没坐在一起吃饭说话了,进庆大之后KO变得格外的忙,电话里没聊几句就匆匆挂断,聊天工具长期不在线,他连KO在那边交了什么朋友做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眼前的KO像是变了又像是没变,每个人跨入人生的新阶段都会这样吗?郝眉无从想象KO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经历的潜移默化。

 

KO停下筷子,想了想,说:“还好。”

 

但郝眉明显不满意这样看似敷衍的答案,他微微地瞥了下嘴,又面带雀跃地继续追问:“庆大的妹子多不多,校花有没有我们学校的好看?”他语气轻快,KO却罕见地认真起来,“不好看,”他顿了顿,往郝眉碗里夹了一块鸡翅:“你不用考虑这些。”

 

“当然要考虑了——”郝眉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仿佛他说出了什么惊人的蠢话:“理工科的妹子可是稀缺资源。”说到妹子,他的眼睛仿佛亮了起来,脸上写满了向往,KO愣了一秒,低头夹起一筷子青菜压进郝眉碗里,淡淡道:“吃饭。”他平日里就有股孤傲高冷的气势,只有在郝眉面前才软化一点,此时语气突然转硬,郝眉立刻就捕捉到变化,他抬起头,故作轻松的笑容渐渐淡了,看着KO有些尴尬地解释:“哎,其实我就是——”

 

一阵叮叮咚咚的铃声打断了他的话语,KO放在餐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那铃声响了又停,停了又响,一副要吵到天荒地老的架势。KO接起了电话,对面依稀是个悦耳的女声。等他很快结束通话回到餐桌前,郝眉已经面色如常地用饭菜把嘴巴塞得鼓囊囊,见KO回来,他又若无其事地绕回了之前的话题:“其实吧庆大隔壁的京大就挺好的,妹子多,颜值高,我喜欢。”

 

“班主任说你这次月考成绩倒退了七百名。”KO没有接茬,这一顿各怀心事的晚饭终于进入正题。

 

“不去京大也行啊,”郝眉一脸轻描淡写:“帝都又冷又有沙尘暴我才不去。”

 

他说完有些倔强地看着KO,KO也沉默地看着他,一时无人说话。僵持之间,KO的手机又一次振动起来,在他伸手之前郝眉眼疾手快地抢过了手机,看也不看地按了拒接,然后当着KO面倒扣在了桌上。

 

KO也没有拿回来的意思,他想起前一天晚上接到郝眉班主任的电话时,他刚做完一单外包的编程工作,高强度的脑力消耗导致他整个思维是麻木的。老师的措辞很委婉,只是说郝眉可能早恋了,在学校和一些女生走得很近,课业也不上心,经常旷课,成绩下滑得厉害,希望他作为哥哥抽空开导一下云云。他很难描述听完当时的感受,慌张和担忧兼而有之,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些无法忽略的刺痛和失落。时间和距离没能抚平那些悖德而隐秘的躁动,反而将他囿困在其中无处遁形。他可以算得上一个对事物有着清晰规划的人,远离郝眉的每一天都是他给自己设定的练习——练习总有一天要面对的失去。可是真正等到靴子落地的一瞬间,他发现此前所有的练习都是无效的。

 

“你交女朋友了?”

 

KO这个问题问得很跳脱,基本前言不搭后语,而他的目光却紧紧地落在他身上,好像随时能从中挑出无数个破绽,郝眉忍不住往后靠了一点,抓着杯子,眼睛转向别处:“……算是吧。”

 

说完他又飞快地看了KO一眼,见他僵硬着一张冰山脸不说话,突然就笑了起来,问:“你生气了?”

 

良久没有听到回答,郝眉终于慢慢收起了笑意,欢快的手机铃声适时地响起——这一次是郝眉的,他低头翻看了一下信息,突然站了起来,“有约,今晚不回来睡。”一边说着向门外走去。

 

—TBC—


艹哭郝眉爱好者协会已上线,你们都懂我的hhhh

 

辣鸡LO,还我评论还我爱心还我蓝手!十八线过气肉文写手哭晕在厕所【。】

评论(19)
热度(205)

也许我是个坏人,不过我只要你吻我一下就会变好呢。

© 月光流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