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流砂

【K莫】过云雨

※ @盐罐子  的梗,投喂盐太。

※ 依然PWP,一发完。

 

远远看到那个人第一眼,郝眉就知道他不是经常泡夜店的人。

 

从进门开始就一直端坐在吧台前,没有东张西望也没有四处搭讪,相对在场其他恨不得把自己当开屏孔雀的男性而言,他的着装也显得过于随意了,黑T黑裤黑板鞋,颈脖上还挂着一副黑色的耳机,要不是白皙的皮肤,整个人几乎要融进阴影里。

 

调酒师向他推荐了好几种酒,他却只要了超市里就买得到的百威。夜店里的音乐开得震天响,光怪陆离的镭射灯下,好几个挤着傲人深V的辣妹别有用心地从他身边擦过去,他都目不斜视,只是一口接一口地喝着闷酒,背影看起来有些郁郁寡欢。

 

来这里买醉的人郝眉见得多了,他驾轻就熟地靠上吧台,歪着头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帅哥,一个人?”

 

那人转过脸看了他一眼——确实是一张长得很合他审美的脸、但与此同时也非常眼熟——郝眉所在的互联网公司位于帝都最有名的CBD,那里有数不清的同行每天和他擦肩而过,而他只能记得其中最帅的那个。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答,那人分给他的注意力甚至还不如给眼前的酒杯多,但郝眉知道怎样让他开口,他不着痕迹地挨上去,搁在台下的手状似无意地碰着那人的大腿,脸上一派正直:“今天男朋友不在?”

 

他当然知道他有男朋友,他们每天都乘同一部电梯,而那人手里永远拎着双人份的便当,偶尔穿大领口的衣服,还能看到锁骨和肩胛上的牙印,可想而知还是个很生猛很霸道的男朋友。

 

像是愕然于他的直白,那人顿了顿,终于抬起眼打量他。那实在是一双漂亮的眼睛,有着随便看人就能撩拨心弦的深邃缱绻,不到三秒郝眉就从这场对视中败下阵来,他的目光飘向那人的凸起的喉结:“今晚我——”

 

“喝什么?”调酒师显然是个嫉恶如仇的姑娘,见状已经忍不住出声打断,瞅着郝眉的眼神满是不耐烦。

 

“莫吉托,去冰,”对方莫名恶劣的态度让郝眉愣了一下,继而调皮地笑了起来,偏着头朝他打趣:“男朋友管得太严也不是好事,对不对?”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台下用手背蹭那人的大腿内侧,那人也不躲,嘴角吊起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柔声反诘道:“你好像体会很深啊。”

 

郝眉脸一红,下意识地扯松了衬衣上的领带,嘴上还在满不在乎地带节奏:“可不是嘛。哎反正他今晚不在,”他突然朝他勾了勾手指,大眼睛里满是狡黠:“你要不要?”

 

砰——伴随着一声脆响,“您的莫吉托。”调酒师冷着脸将玻璃杯掼在两人中间,打断了对话。郝眉也不生气,顺从地拿过杯子喝了一口,却冷不防被灌了满口的冰渣。他龇牙咧嘴地放下杯子,苦着脸抱怨:“我刚才说了去冰的。”

 

“喝我的。”那人像是笑了一下,随手把自己那杯推了过去。

 

调酒师翻了个白眼,扭头走开了。

 

也许搭讪要讲究个时机,也许郝眉就是长了一张很好说话的脸,这天晚上在他身边转的人格外多。他经商世家里熏陶出来的社交能力不是盖的,三言两语就打发了几拨人,但总有不会读空气的榆木脑袋——比如真亿家的大少爷,振兴家业的决心用错地方,晾着身后两个大波妹不理,缠着他讨论起了游戏开发心得。

 

出于礼仪他勉强顺着甄少祥的话头东一棒子西一榔头地掰扯了几句,还未想好脱身的借口,身旁那人脸上的兴味已经肉眼可见地消失,他沉默地喝完杯中最后一口酒,起身,“去个洗手间。”然后礼貌地从他们身边掠过。

 

郝眉心一慌,条件反射就丢下杯子跟了上去,可怜甄少祥举着手机,不如留个手机号码的提议还只来得及说出一半。

 

来不及了快上车(不老歌)

图片链接

 

—END—

补一发聊天记录(第二张图死活传不上去了???):


 

评论(39)
热度(364)

也许我是个坏人,不过我只要你吻我一下就会变好呢。

© 月光流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