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流砂

【K莫】玩火自焚(上)

※想剧情太累了,写个PWP放松一下(???)

※时间是同居后,“走后门”之前

※两发完,我真的只是想写肉啊【。

※梗灵感来源韩影《禁止想象》(BG注意),其他不认。

 

 

郝眉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在Z省生活了十七年,直到去了庆大上学,他才发现原来北方的冬天是比南方好过的。

 

南方一降温就是湿冷,十几度的天气,看起来没什么,但是连续下几场阴恻恻的绵绵细雨,寒意就跟钻进了骨头里一样,穿多少都不管用。

 

一开始,帝都动辄零下几度的传闻让郝眉很是犯怵,后来于半珊他们告诉他庆大寝室是有暖气的,整个学校到了冬天都有暖气,在切身体会过冬天在室内只用穿单衣、袜子衣服在房间里晾一天就暖烘烘的爽之后,郝眉就爱上了帝都的冬天。

 

因此,毕业后家里全款买下给他娶老婆用的精装小户型,别的方面郝眉都没提什么要求,唯独坚持了一件事——一定要装地暖。

 

对于搬进新家以来在帝都度过的第一个冬天,郝眉有种跃跃欲试的期待。等到北风吹落了树上的最后一片叶子,天气预报开始发出雨雪降温警报的时候,他马上就摩拳擦掌地拉着KO打开了家里的地暖开关。

 

地暖第一次启动需要加热不短的时间,郝眉特地算好了时间,早上出门前打开,等到下班回到家的时候温度就该差不多了。

 

“以后在家也可以放飞自我了!”夏天党郝眉表示很期待。

 

可是上班路上还是会冷的呀。

 

“嗯。”KO不置可否地点头,又往他光溜溜的脖子上绕了条围巾。他是北方人,其实不太能get到郝眉兴奋的点,年少时迫于生计四处漂泊,栖身之所当然也没有暖气或空调,冷暖横竖都是咬牙熬,事实上只要有个落脚的地方,对孑然一身的他来说,旅馆还是大排档都没有很大区别。

 

中午的时候,外面果然如郝眉期待的那样飘起了小雪,到了傍晚又下了一阵子小雨,冷风刮在脸上跟刀片似的。郝眉早上出门前已经被KO按着裹成了一个球,但始作俑者本人还是一副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样子,衬衫背心加风衣一身清清爽爽,往商圈一站分分钟能上街拍镜头。用眼神瞪走路上几个试图跟KO搭讪的女孩子后,郝眉心里不可抑制地腹诽:“好你个心机boy,打扮得‘花枝招展’是想去勾引谁?”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他们同居有两三个月了,亲亲抱抱是家常便饭,各种擦边球也在所难免,但还没来得及思考下一步,致一就接了两个大单。作为程序部挑大梁的两大神手,两人很快就身先士卒地投入了如火如荼的赶工中。连规律睡眠都是奢侈的加班生活,根本没有闲心琢磨其它。完美交工后,也许是过了那股劲儿,也许是身心俱疲的后遗症,之前的温存和暧昧都失去了继续的契机,就这么不上不下地卡在那里。

 

到底是顺其自然、还是一鼓作气?郝眉也有点难以抉择。当他发现KO一切如常好像完全忘了这茬,反而是为此辗转反侧的自己显得庸人自扰的时候,一股无名怒火就暗搓搓地烧了起来。

 

好想打他啊!

 

思及此处,他瞪起眼睛,有点凶巴巴地把手里的快递箱子往KO怀里一塞:“给我拿着!”

 

KO乖乖地接过,掂量了一下手里不轻的分量,毫无怨言地接受了搬运工的人设。

 

两人一同回到家,开门,进屋。这个时候地暖已经开始发挥作用,虽然室内温度依然不算高,但是踩在地毯上也能够感受到隐隐的热气。郝眉瞬间忘了刚才那点纠结,鞋一脱就往客厅里蹦,兴致勃勃地坐在地毯上拆起了快递。

 

KO看了他一眼,确定不用为光脚容易着凉操心之后,就自动自觉地提着菜往厨房走了。

 

“等等!”

 

“怎么了?”KO回头,看到拆了快递的郝眉盘腿坐在地上,正用一种不甚高兴却又隐含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你过来,”郝眉指了指自己对面的空地,示意他坐下:“我们来一盘吧!”

 

快递盒子已经拆开,玩具的外包装也扔到了地上,KO这才发现那些沉甸甸的来源是一堆摞得整整齐齐的积木。

 

“我不会。”KO垂下眼,但还是依言坐了下来。

 

“没事,我教你!”郝眉狡黠一笑,他从小就对游戏感兴趣,不管端游、手游还是桌游都是一把好手,上学的时候就在各种联谊和聚会上赢得风生水起。Jenga积木这种游戏对他来说更是不在话下。他众星捧月的日子过惯了,遇到非人的老三和更非人的KO才稍微生出点挫败感。但他也不是善妒的人,对老三是平常心的敬佩,对KO则更多的是悸动、依赖和一点点崇拜。KO偶尔流露出来的无措和不自信,总是让他既新奇又无法招架。

 

游戏规则很简单,只需要玩家交替从积木塔中抽出一块积木,使得积木塔倒塌的玩家则视为输。

 

郝眉托着腮,“光这么玩没意思,”说着他眼睛亮了亮:“我们来点惩罚措施吧?”

 

KO闻言抬眸:“可以。”

 

他笑嘻嘻地伸长了手臂,对着KO,手指做了一个弹的动作:“输了的要被弹额头。”

 

KO说不会,就是真的不会。第一局才抽了两块,积木塔就塌了一地。郝眉笑得前俯后仰,很不客气地在KO额上弹出了个红印子。

 

第二局也没好到哪去,菜鸟KO在老玩家郝眉面前输得溃不成军,坚持了四块,积木塔就光荣阵亡了。

 

“哈哈哈哈,原来你也有玩不转的东西嘛!”连赢几局,郝眉笑得不行,KO吃瘪的样子实在太难得一见了,看到一次就忍不住想多欣赏几次。

 

“……”KO选择无视,默默无言地抽出第三根积木,积木塔微微晃动了一下,不出所料地又垮了下来。

 

“心疼你哈哈哈哈哈!”郝眉已经对KO的手气无力吐槽了,他看着KO被弹得红红的额头,那双湿润而漆黑的眼睛还是无怨无悔地温柔地对着他,心脏猛地跳了几下,然后嘭地化成了一滩甜甜的糖浆。

 

他的手指已经做出了弹的动作,却在半空转了方向,冷不防揪住了KO的风衣领口。

 

“我是怕把你额头弹穿啊!”郝眉碎碎念着,手上用力,猛地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这是他们这个月以来的第一个吻,由于力度和各种微操问题,这个吻堪堪印在了嘴角。KO的脸颊凉凉的,让人忍不住想在上面蹭两下。他们玩积木游戏已经有一阵子了,地暖的温度越来越高,郝眉坐在地毯上都能感觉大腿在发热。

 

“算啦算啦,不欺负你了,”他很快退了回去,适时地转移话题:“今天吃什么呀。”

 

而KO却猛地按住了他收拾的手,冷静地说:“刚才的惩罚,太没挑战了。”

 

“哎唷小伙子,口气蛮大的嘛?”郝眉快被KO这波强行挽尊逗笑了,挑衅地朝他扬扬眉:“那你说说看,怎么玩才有挑战?”

 

KO状似思考地沉吟了一会,目光对着郝眉上下打量了一番,终于开口:“输一局,脱一件。”

 

一股热气轰地自下往上直窜,郝眉心想这个地暖实在太厉害了,热得他都快要出汗了。

 

“怎么?不敢来?”见他不说话,KO又催促了一句。

 

“来就来,谁怕谁!”

 

郝眉轻轻地吞咽了一下,看着穿得比自己单薄多了的KO说:

 

“看我不让你输个精光。”

 

—TBC—

 

下一章就飙车!我保证!疯狂码(下)ING,补药催!赞我!

评论(44)
热度(301)

也许我是个坏人,不过我只要你吻我一下就会变好呢。

© 月光流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