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流砂

【K莫】食物链(一发完)

※ 狗血失忆系列:前文:天真烂漫 后文:心之火 不见光

※ 一方吃醋发疯的PWP(……)轻微调教、轻微家暴(。

※ 由于作者不小心爆了字数(???)无料要推迟一周左右发货惹,先发一篇出来补偿搭噶orz

 

005号走进的会所包厢的时候,室内的气氛正high到顶点。

 

墙上的液晶屏里滚动播放着烂大街的口水歌,桌上堆满了开过的啤酒罐。三面环墙的卡座里零零散散地坐着十来个吞云吐雾的男人,好几个已经喝得醉醺醺的,正大着舌头吆喝着掷骰子。一个五十岁模样的中年人——龙哥——穿着一条滑稽的沙滩裤,在电视前举着麦克风嘶吼陈小春的《乱世巨星》。

 

他来这里的时间不长,只是听带他们的人说这次是非常难对付的客人——想必就是眼前的这位破锣嗓子。005知道以往伺候过龙哥的男孩子身上总要留下些可怖的伤痕,所以只要他来这里消费,会所里的MB就会提心吊胆,生怕不幸中彩。

 

倒霉的005就是被选中之一。和他一起被带进去的还有十来个MB,他们被领班按身高排成一行,像市场里供人挑选的商品一样陈列在脂粉客面前。龙哥收起麦,绕着他们打量了一圈,突然将005身旁的一个MB猛地拽进怀里,005注意到那个男孩子的脸刷地白了。随后龙哥笑眯眯地扫了一眼众人:“你们随意。”

 

MB们陆续被各自的客人挑选到身边,005不禁暗自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他实在没有闲心去同情那个倒霉鬼了。不料,在一边冷眼旁观的龙哥忽然皮笑肉不笑地开口道:“怎么,KO,不喜欢男人?”

 

“前辈先挑。”那人淡淡地说。

 

005陡然发现自己成了剩下的那个,依照会所的规矩,客人不满意、被挑剩下的MB也是要受罚的,他下意识求助地望向那个被称作KO的客人——和他身边其他急色的男人不同,那个人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指间夹着半根点燃的香烟,烟雾让他的脸在光怪陆离的灯下有些看不清楚,他实在太过安静,以至于进门时005甚至没有留意到他。

 

他言下的意思,就是不拒绝005的服务了。005顿时松了一口气,小跑上前,熟练地摆出了顺从的姿态往那人怀里钻,那人没有推开他,却也没有更多的动作。他好奇地抬起头,离得近了才看清对方的长相——即使扔到MB里,也依然是一张出挑的俊脸,白皙干净得不像这个身份应有的样子。005服侍过不少客人,但大多是上了些年纪的达官显贵和道上有头有脸的危险人物,长期纵欲享乐在脸上留下的疲态让005可以轻易分辨他们的气质,但眼前这个人除外。

 

他殷勤地倒了杯酒递到那人唇边,KO看了他一眼,倒也没有推辞,就着他的手喝了。这一举动让005大受鼓舞,又接连灌了他好几杯,他感觉KO并不反感自己的亲近,便索性大着胆子坐到了他大腿上。

 

这场声色犬马的闹局直至凌晨才结束,接下来的游戏大家都心知肚明,KO将烟头按在烟灰缸里,不咸不淡地在005肩上拍了一把:“下来。”

 

在场的人多少都喝得有些醉了,相继步履蹒跚地被MB们搀扶着往外走,龙哥醉醺醺地揽着两个MB,路过KO身边的时候还故意朝他们吹了声哨:“小弟弟,男人操起来比女人带劲儿多了!”

 

005能看出身旁这人还很清醒,他随着他站起来,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不该去扶,KO朝他使了个眼神,他才亦步亦趋地黏了上去。

 

他们出了电梯,KO拥着他拐进客房区的一条走廊,他选了一个最靠里的套间,那是这个会所为数不多的监控死角,平时来的人更是稀少——客人大都不愿意触这个霉头。005的心砰砰直跳,不料KO突然松开了他。他不敢多言,只得沉默地站在原地听候发落。

 

“回去吧。”KO没有再看他一眼。

 

005一愣,一股说不清是失落还是侥幸的情绪涌了上来,他攥着KO递过来的支票,不用去看便知道那会是一笔可观的金额。于是他识趣地连声道谢,毫不犹豫地转身,然而在离开客房区前,他鬼使神差地还是回了一次头——那条走廊上已经看不到人了。

 

KO刷了房卡,在推门的瞬间,一把枪悄无声息地抵在了他的后腰上。

 

熟悉的气息袭来,他不动声色地顺着那股力道进屋。房门在身后咔哒一声关上,郝眉以一个反剪的姿势将他按在玄关的墙上,手里握的正是他惯用的那把枪——此时已经不在他腰上的枪套里了。

 

“你该庆幸没让他进来。”郝眉的声音在黑暗里听起来有些凶狠的味道,“不然今晚这里会死两个人。”

 

“你在吃醋。”KO由他压着,感觉顶在身后的枪口力道又重了一些,郝眉的身体紧紧地挨着他,即便是在这种“生死一线”的关头,肢体的碰撞都令KO感受到从相贴处升起的酥麻

 

“你真是色令智昏了。”郝眉冷笑一声,嘴唇凑近了他的耳廓,语气徒然变了,“先生,需要服务吗?”

 

话音刚落,郝眉只觉视线一晃,KO用更快的速度扭身挣脱了钳制。天地忽地颠倒,他还未及应对便被KO反扣着手腕,整个人给拦腰甩上了肩膀,而那把用来虚张声势却没有打开保险栓的枪支还稳稳地握在手中。

 

顶灯亮了。KO毫不费劲地单肩扛着将郝眉扔到了床上,在背部碰到床垫的瞬间,郝眉竟又挺身跳了起来,KO的膝盖刚压到床沿,便被他箍着腰几个翻滚压到了下方。他的小男朋友骑在他腰上,嘴角挂着一丝得意的小弧度,将黑洞洞的枪口再次对准了他。作为家世显赫的富家子弟,郝眉接受过专业的格斗指导,但出身野路子、用鲜血和伤疤积累实战经验的KO无疑才是他最好的老师。

 

“有进步。”KO自下而上地看他,用眼神亲吻眼前那一截因肌肉绷紧而显得愈发诱人的腰线,对方腿间灼热的硬度向他展示着同样的渴望。

 

车点我

 

他的表情很认真,眼神摇曳着,像即将要闪出云层的月亮。

 

郝眉笑了起来,这样“脏”的事情,KO自己倒是为他做过很多次。

 

他反握住那只手,感觉手心传来的热度,在欺身而上之时气势汹汹地宣告:“除了我,你谁都不许碰!”

 

—END—

 

一个彩蛋:


KO:我的意思是,不用嘴,用其他姿势也可以……

 

郝眉:分手。下一个。

 

没错我就是喜欢霸道总裁受(???)


*原文

郝眉:这是要去给别人做饭了?!油然而生一种割人鸡鸡的冲动(。


评论(10)
热度(172)

也许我是个坏人,不过我只要你吻我一下就会变好呢。

© 月光流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