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流砂

【K莫】天真烂漫(一发完)

※ 《低级趣味》未公开番外

※ 大概是黑帮哥哥和小黑兔的初那啥夜?后文见:心之火 不见光

 

事情是如何发展到这一步的,似乎没人说得清楚。

 

又或者,从遇到这个名叫郝眉的少年的那天起,KO的生活就已经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裹挟着拐进了另一条轨道。紧接着,就像失控的多米诺骨牌一样,一切朝着意想不到又有迹可循的方向倾塌而去了。

 

他长着一张很是讨喜的脸,单边有一颗俏皮的虎牙,眼睛又圆又亮,像两颗浸在水里的葡萄,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下面还会出现两个甜甜的卧蚕,总让KO觉得他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大男孩。尽管郝眉曾无数次对他强调,他不过比KO小了两岁而已。KO当然心知肚明,他的小男朋友远比外表看起来成熟,聪明和胆识也不容小觑,但这只会使得他的请求变得更加难以抗拒——比如开始这段鬼迷心窍的地下情。又比如,默许他进入自己的私人领域这件事。

 

就在这天傍晚,像往常一样黏了KO一整天的郝眉,突然提出了一个意外的要求。

“今晚我去你那里睡。”郝眉用像是在谈论今天天气真不错的随意语气说道。

 

诚然,作为男朋友,他随时有这样的权利,KO依然因为他的直白而愣了一下。其实很多时候他也不知道拿郝眉怎么办,他觉得郝眉很可爱,也愿意把他一直留在身边,可是同性终究和异性不一样,在道上跌打滚爬多年,他有过不少露水情缘,但和男孩子交往,还真的是第一次。

 

他的心思摇曳了一秒,随即冷着脸道:“回你自己家去。”

“不,”郝眉的表情一下变得有些委屈,他抱住KO的胳膊,手指在上面撒娇似的挠了两下:“在家什么也都不能做还要被管东管西……还是和你待着高兴。”

 

KO知道他出生在一个规矩很多的显赫家庭,和各种阶层的人物打交道多了,他对这些大家族的弯弯绕绕有所了解,一时间也是有点心软。郝眉见他表情有松动的迹象,立刻乘胜追击,又抓着他的手摇了摇:“行不行?”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小小地欢呼了一声,一扫之前低迷的状态,让KO忍不住往他头上揉了一把。

 

鬼使神差的,他没有带郝眉去他们平时常去的住所,而是选择了另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那是一间位于闹市居民区的一居室,隐藏在无数挤得密密麻麻的鸽子笼一般的住宅楼之中。和所有拿命换未来的亡命之徒一样,KO也有自己的“安全屋”。在此之前,除了他自己以外,还没有其他人踏足过。

 

郝眉不觉有它,只当那是KO的另一个临时栖身地。他甚至拖着KO先在附近的超市里逛了一圈,买了一堆零食饮料和杂志,跟那些世界杯期间呼朋引伴带着啤酒和炸鸡去哥们儿家看球赛的男生们没什么两样。KO慢悠悠地跟在他后面,顺手挑了一些蔬菜生鲜,他在那个住所极少开火,但这回似乎可以破例。

 

他们像最普通的小情侣一样提着大包小包回了家。进屋之后,郝眉在套间里转了一圈,除了一些必要的电器和家具,里面没有任何带着主人个人喜好的东西,墙上连一副挂画都没有,KO带他来的这个地方堪称简陋。

 

“什么都没有啊,”他有些惊讶地感叹:“还好刚才去了超市……”

“一个人,没那么多讲究。”KO的语气淡淡的。

郝眉笑着扑上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不是还有我吗?”

 

他笑得很嘚瑟,眼睛在灯下亮晶晶的,是一种很窝心的感觉。KO心里一动,下意识就把他拉进怀里,和他交换了一个长长的吻,狭小的居室让两人的心跳声格外的响。这不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却因为此刻的独处多了些旖旎的意味。一吻毕,郝眉勾着他的脖子,突然凑到他耳边问:“这里隔音怎么样?”

 

没等KO反应,他就灵活地从他的怀里挣了出来,像是忘了刚才的话一样,若无其事推着他到灶台前,嘴里还一迭声地催促着:“做饭做饭,饿死我了!”

 

KO好笑地看了他一眼,依言打开了冰箱。

 

饭后,郝眉又拖着KO到客厅里看电视,买来的零食饮料都摆到了茶几上,但显然他们的胃已经没有多余的空间。郝眉靠在他肩上无聊地换了会儿台,电视里放的不是脑残偶像剧就是鸡毛蒜皮的婆媳撕逼,他们两个男孩子,对这类题材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直到郝眉突然提议:“我们看恐怖片吧!”

他从沙发上跳起来,变戏法似的从包里翻出了一堆光盘。KO默默看着他挑来挑去,最终选了一个封面颇为血腥的片子。

 

“就这个!”他抬起头,笑容里透着一丝狡黠。

 

KO表示没什么意见,他配合着郝眉关了灯,电影已经放了起来,是一个欧美的血浆片,讲一群男女跑去野外露营,住进一个来历不明的小破屋,把网上总结的恐怖片花样作死事迹全干了一遍。郝眉拆开一罐糖,一边吃一边跟KO吐槽这些弱智的套路:“我跟你说,在这种电影里,情侣只要啪啪啪必领便当。”

 

他吃的可能是水果味的糖,说话的时候,一股酸酸甜甜的味道就飘了过来,KO平时不吃这种零嘴,此时却莫名觉得嗓子有点干。郝眉还在兴致勃勃地吐槽,一边说一边往他怀里蹭,正说着,电影竟然真的演到了这个桥段——两个小情侣在鬼气森森的房间里突然情难自禁,十分奔放地抱着啃到了一起。

 

气氛瞬间安静下来,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电影里的一男一女吻得如火如荼,KO轻咳一声,忍不住拿起杯子喝了口水,郝眉紧紧地挨着他,摸着糖一颗一颗机械地往嘴里送。客厅里回荡着诡异的背景乐,以及难以忽略的、唇舌吸舔的音效。

 

“他们死定了……”郝眉突然小声说。

KO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侧过脸,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郝眉也定定地看着他,他的脸不知怎么的有点烫,眼睛里闪着灼灼的光。看到KO的喉结隐约动了一下,他便拽着他的衣领,忽地翻身跨坐到了KO大腿上。

“……这片子不好看。”他牛头不对马嘴地说着,却没有什么抱怨的意思。

 

距离的忽然拉近,让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地喷洒在脸上。砰、砰、砰!是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响。这种时候不接个吻,都对不起这暧昧过头的气氛。说不清是谁先起的头,亦或者他们潜意识里都在等待着这一刻,唇舌相碰的瞬间,KO尝到了橙子味水果糖的味道。他按着郝眉的后颈,感觉郝眉细微的颤抖,卷着他的舌头,更深地去汲取那股让人欲罢不能的甜蜜,郝眉离他越来越近,几乎整个人黏在了他身上。他像是想要更多,一边和他纠缠一边拿下身蹭他的小腹,KO稍微退开一点,他就软软地逼近了,嘴唇追着他不依不饶地厮磨。

 

电影里的那对情侣早已结束了不可描述的戏份,怪物强势登场,已经进行到领便当的环节,电视里回荡着主角撕心裂肺的惨叫。但他们谁也无暇理会那些煞风景的音效。满口满鼻都是对方的味道,嘈杂的声音在耳边渐渐淡了,能听见的只有对方的急促的呼吸。

 

一辆车

 

第一次强行撩汉就这样兵荒马乱地收场,在昏睡过去以前,他心安理得又不无埋怨地想:到底是中了什么邪,才会产生这个人很温柔的错觉啊。

—END—

评论(5)
热度(167)
  1. KULO_SIG月光流砂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冬盾停车场

也许我是个坏人,不过我只要你吻我一下就会变好呢。

© 月光流砂 | Powered by LOFTER